<var id="jl7r7"></var>
<cite id="jl7r7"><video id="jl7r7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jl7r7"></menuitem><var id="jl7r7"><video id="jl7r7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jl7r7"></var>
<var id="jl7r7"></var>
<var id="jl7r7"><strike id="jl7r7"><listing id="jl7r7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jl7r7"><strike id="jl7r7"><listing id="jl7r7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jl7r7"></var>
<var id="jl7r7"><strike id="jl7r7"><thead id="jl7r7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jl7r7"></var><var id="jl7r7"><strike id="jl7r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jl7r7"><strike id="jl7r7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jl7r7"></cite>
<var id="jl7r7"><strike id="jl7r7"><progress id="jl7r7"></progress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jl7r7"></var>
大頂山的傳說 旅游-敦化站 張昕瑩 3402539
有思想 / 有溫度 / 有品質
大頂山的傳說 旅游-敦化站 張昕瑩 3402539
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 > 敦化站 > 旅游

大頂山的傳說

2021-06-30 09:34 | 來源: 延邊日報

  在敦化官地鎮東興村東南,有一座山叫大頂山。大頂山很早以前不叫大頂山,而叫太陽山。山勢陡峻,奇峰高聳。這名字的由來還有一個古老的傳說。

  很早以前,無名莊有弟兄倆叫大頂和小頂,父母早亡,家中上無片瓦,下無寸田,生活十分貧苦。無名莊旁有條無名河,一日,弟兄倆來到河邊,想起早逝的爹娘,痛哭不已。正哭之時,忽然從上游漂來一條小船,船頭站著一位白胡子老頭,看弟兄倆傷心痛哭的樣子,就問道:“小伙子,啥事值得那么悲傷?”弟兄倆就向老頭哭訴了他們的苦難。老頭聽完,說道:“苦命的孩子啊!小老兒有心幫你弟兄擺脫這種生活,就不知你們肯不肯賣力氣。我指給你們一個去處,至此向東走七七四十九天,有座太陽山,太陽山上有個太陽老漢,太陽老漢種了一株太陽瓜,太陽瓜需要七七四十九條漢子擔水澆,如今加上你倆正好夠四十九人。好好去干吧,只要不惜力,自然會有好報的?!甭犃T,弟兄倆連連拜謝老者,徑直向東而去。

  弟兄倆風餐露宿,一路上受盡磨難。四十九天頭上,他們來到一個村莊。一打聽,原來太陽山已經到了。弟兄倆顧不得歇腳、喝水,直奔山上走去。太陽山真高啊,弟兄倆登上七七四十九級臺階,正好碰到一群擔水澆瓜的漢子,一問,原來他們都在這干了兩天了。大伙引著弟兄倆,來到一個叫“太陽居”的小石屋,這里住的正是太陽老漢。一見面,二話沒說,太陽老漢就給他們分派了活計:“太陽瓜要七七四十九個月才能熟,大家的活計就是每天下山擔上一擔水澆瓜,而且每擔水里面都要滴上一滴自己的血,心不誠不行?!?/p>

  第二天, 弟兄倆就隨著大伙干開了。一擔水從山下挑到山上,累得人滿頭大汗,哥哥就發開了牢騷:“這活也太累啦,還不知將來能怎么樣呢?可我的血都快滴完了?!甭?,人家擔滿擔他卻擔半擔,人家都滴血,他干脆瞧著沒人時揀塊紅土放水里攪一攪。弟弟呢?卻總想著別人都比自己來得早,一定要加勁補上去。每天他起早貪晚,別人擔一擔,他擔兩擔;別人滴一滴血,他滴兩滴血。

 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,四十九根瓜藤正好結了四十九個瓜。哥哥大頂早就看好了一個又圓又大的瓜,一有空就跑去給太陽老漢道辛苦:“太陽伯伯,四十九個人就數我出力大,滴的血把水桶都染紅了,到時候那個頂大的瓜可得給我呀?!碧柪蠞h微笑著對他說:“孩子,太陽瓜是不會辜負辛勞的人的?!鞭D眼到了四十九個月頭上,太陽瓜全熟了。摘了瓜,太陽老漢把大伙叫到一塊,對著太陽瓜大聲說:“瓜兒們,都去尋找自己的主人吧?!敝灰娝氖艂€太陽瓜全都轱轆轆地滾動起來。哥哥瞪大眼瞅那個頂大的,然而他卻滾向了弟弟,自己身邊滾來的竟是一只又小又歪的疤痢瓜。

  太陽瓜每天都給自己的主人變出吃的穿的來。一天,哥哥大頂來看弟弟小頂,看到弟弟的太陽瓜變出的全是山珍海味,綾羅綢緞,而自己的卻是粗茶淡飯,布衣襤衫,可氣壞了。他馬上找到太陽老漢質問:“太陽老漢,你也太不公平了,明明我出的力大,為什么分瓜就數我的小?變出來的東西也數我的差?”太陽老漢氣得渾身哆嗦,沒等他說完,掂起瓜秧一抖,滿地瓜葉頓時變成一本本賬。太陽老漢從中揀出一本,沉著臉說:“你平時好壞這上面全記著呢,自己瞧去吧?!辟~本上記得可真細呀,他怎樣騙人往水里放紅土,怎樣在路上將水晃灑少擔點,連哥哥發的牢騷話都記得清清楚楚。

  哥哥大頂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,慚愧得無話可說?;氐郊依?,大頂越想越不對勁,一頭碰死了。弟弟小頂聽到消息,痛哭了一場,把哥哥埋在他過去在太陽山上住的地方,可是當大頂的尸體剛一放到那里,頓時地面陷出一個深洞,大頂的尸體不見了蹤影,而深洞轉眼合上,變成了一塊寬闊的平臺。從此以后,弟弟小頂在太陽山下安了家,建成了現在的東興村,又把太陽山改名為大頂山,以警示子孫后代。

  (佚名 搜集整理)  

編輯: 張昕瑩 吉網新聞熱線:0431-82902222